新闻中心

公司新闻
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公司新闻 >

金一戈:老戏新唱韵味长

来源:浙江日报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9-11-07 08:16
  原标题:他把小热昏长篇重新搬上剧院舞台——金一戈:老戏新唱韵味长      一根条凳、一面锣,一口伶牙俐齿,狡黠幽默地用杭州方言讲故事,引得街头巷尾的百姓或凝神静听,或捧腹大笑。这就是起源于清末、拥有百年历史的杭州街头说唱曲艺——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“小热昏”。      这个久别于杭州人耳朵的名词,如今响亮地出现在杭州滑稽艺术剧院的舞台上。“阔别舞台三十余载的小热昏传统长篇终于回来了!”青年表演者金一戈感慨万分,表情里带着曲艺表演者独有的精气神儿。      非遗曲艺舞台上,少有年轻面孔。眼前这位85后,留寸头、着长衫,脸型圆润,大眼睛忽闪灵动,亲切中带着一股滑稽味道,正是小热昏演艺人的风格。      “请吧。”背靠舞台暖黄灯光,金一戈坐在幕布后,和记者说起他和小热昏之间的情缘。      经典重塑,成大戏主角      在外人看来,这不过是普通日子里一场稀松平常的曲艺演出。“但台前这场戏,我足足排了两个月。”金一戈缓缓在位子上坐定,连日操练,他脸上已有疲惫之色。而这,只能在舞台下稍稍显露。但同时,这又是金一戈加入杭州滑稽艺术剧院8年来,最里程碑式的一次演出。      “以前,小热昏会作为一项元素,嵌在一场大戏里,出现三五分钟、几个片段,作为配料给整道菜提提味。像这样满满一个半小时的专场,当唯一的主角,真的是头一遭。”金一戈感叹。      这次表演的小热昏传统长篇剧目《七条命案》,由杭州小热昏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周志华向徒弟金一戈亲自传授。放在当年,这可是一部经典名作,悬疑的情节每次都能吸引路人回头来听续集。但时光变迁,它的语言表述、笑点包袱、章节间承接方式,都变得与时代不太相符。为让经典再次获得欣赏,金一戈把这部老作品揉碎后再造,全部置换成时新说法,并把整个故事拆分成七部分,循序渐进地讲述。      重塑后的经典长篇,释放出了新魅力。首演全场325个位子,座无虚席,还加了8把椅子。观众们从坐定开始就被逗笑,后来又被故事情节牵动,丝毫没有要离场的意思。这个结果,给金一戈和小热昏责任保护单位杭州滑稽艺术剧院打了一剂强心针。      金一戈对记者说:“这说明小热昏还是有人爱看的。这么多年练习和表演积累的能量,都在这天一下子释放出来了。”      兴趣所致,跨界无距离      令人诧异的是,金一戈这个专业曲艺表演者,大学主修的是分析化学,毕业后一直在自家原料公司跑销售,准备做接班人。      为什么跨界?金一戈的回答很简单,因为喜欢。那是和曲艺青梅竹马的缘分。      受戏迷爷爷奶奶的影响,金一戈儿时最好的玩伴,是家里的录音机和两卷绍兴莲花落磁带。小手一按一播,摇头晃脑听完,再一按一换,童年就这样过去了。不到6岁,他就经常在街边给“老戏迷”们唱戏,“回想起来,我的语言节奏、发声方式在那时就受影响了。”      一次偶然,金一戈在电视上看到小热昏,瞬间对这种古老表演形式着了迷:原来有使用杭州话的曲艺唱法,还能逗笑观众。他开始不断模仿电视屏幕里的曲艺演员,惹得爸爸朋友们“担忧”地说:“老金啊,你这个儿子‘入魔’了!”      老金不担心这些,但也不支持儿子把曲艺当成职业。在父亲的坚持下,金一戈毕业后回到家里的化学原料公司上班,但他内心小热昏梦一直没有熄灭。他白天干销售,晚上就去搜罗并参加各种戏迷俱乐部、培训班。整整4年,从未间断。      凭借专业的表演和十足的热情,金一戈不断参加曲艺比赛,结识了恩师翁仁康和周志华,并获得他们的肯定和言传身教。2011年,金一戈参加浙江省“群星奖”选拔赛获得第一名,并收获了杭州滑稽艺术剧院的入职邀请。      8年来,金一戈的用功程度受到剧团上下一致认可:每次上台前打两遍腹稿;舞台角色能上就上,不挑戏;每周收集5个小笑话或小段子;每周和60岁以上老人聊天3小时……一到业余时间,他就上网听苏州评弹、相声等,活学活用,生活全被曲艺包围。      “一个人最好的作品就是他自己,现在表演小热昏几乎没有谁能比得过他了。”周志华说起徒弟,评价很高,“跨界跨那么大,但对他来说又好似没有距离,都是源于喜欢。”      传承非遗,得耐住寂寞      2015年夏,金一戈正式拜周志华为师,成为杭州小热昏第七代传承人。这意味着,除了当好一名曲艺演员,他的肩上多了一份责任。      “古时候没什么娱乐方式,小热昏是人们每日固定的消遣。最兴盛的时候,杭州城里有百余名小热昏演员同时在街头表演,吸引路人,再卖掉准备好的梨膏糖挣钱。”金一戈说,但随着人们生产和生活方式的变迁,许多传统曲艺不可避免走向没落。现在,杭城真正在唱小热昏的表演艺人不到10人。      面对非遗传承,金一戈有自己的想法。回想自己的每一场戏,他发现,观众席里始终以中老年人为主,“非遗传承还是要结合时代脚步,不断推陈出新,才能做好普及工作,让年轻人有机会来喜欢”。      彼时,说唱音乐还没席卷国内市场,金一戈就和杭州说唱组合口水军团大胆合作了一次。原汁原味的小热昏,配上杭州话说唱和专业的音乐编曲,面对满场粉丝和荧光棒,“小热昏”几个字被大声地在数千年轻人面前喊出。      于是,他开始尝试抖音、喜马拉雅、微信公众平台等新型传播方式;每次写作,都将大量现实生活素材融入作品。同时,他还与纪检等政府部门合作,结合主流思想与艺术,以轻松的方式进行表演传播。      “但底线还在。”金一戈说,非遗保护传承工作的一部分,就是要保存这项艺术的完整性,“曾经的大众艺术已变成小众,那就坚守住它的小众追求,创新不能创得‘面目全非’。”      都说非遗传承是一份要耐得住寂寞的事业,但金一戈始终毫不犹豫。他说:“我希望人们能有机会看到老杭州人曾经的生活,是真实的展示,而不是收录进博物馆里的影像资料。”他把个人事业和小热昏兴衰紧紧地绑在了一起。      现在,金一戈每周都去杭州市清河实验学校上曲艺课,同时还在省市艺校授课,培养更多新人加入小热昏队伍。“我心里有一份憧憬,在未来,小热昏不需要再为传承发愁,有几处专门的表演场地,有一批喜欢的人来捧场。如此,我就很满足了。”他说。